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帮办 > 政策解说 > 钮文新:金融创新的根基是实业需求

钮文新:金融创新的根基是实业需求

2012-08-14 17:39 天津网 作者: 天命归我 点击:加载中..

在证券公司会议上的一番讲话,洋洋洒洒几千字,从理论到实践,逻辑缜密,紧扣要害,充分体现了郭树清是一位理论根基十分扎实的证监会主席,这也是我十分看好他的重要原因。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郭树清抓住了“金融创新必须以实体经济需求为核心”这一本质性的问题。而且指出,其实“创新”很难。

为什么这样的提法对我刺激很大?原因是,我们过去的所谓创新,不过是照搬照抄西方金融商品或是做法,而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依据中国实体经济需求的创新。比如股指期货,它的推出到底为了什么?实体经济是否需要这样的产品?对投资者投资、上市公司融资、股票市场定价到底有多少帮助?

当然,理论上专家完全可以从积极的方向大放厥词,但实际上哪?现在看,它不过是股市中的一个“玩具或称赌具”而已,所能发挥的作用不过是金融市场上多了一种玩法而已。实业家和绝大多数的投资者对此毫无兴趣。更重要的是,这一市场的存在没有熨平市场波动,反而放大了市场波动,甚至扭曲了资本价格。

那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一个市场,这不是当时被认为是创新吗?我看,关键问题是管理者没有想清楚,没有看明白:股指期货仅仅是金融领域、金融人士的需求,而不是实体经济的需求。

其实,美国这场金融危机告诉我们什么?我看至少有一个核心问题是:绝不能允许金融变成自我循环行业。为什么发达国家过去30年不断金融创新?基本初衷就是为了让金融不断地自我循环下去。美国实实在在的次级按揭贷款不过1万亿美元,但由此派生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总值高达60万亿美元。

如此巨大的金融衍生能力不是创新吗?当然是。但用6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去对应1万亿美元的实业,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反对一种说法:欧美是金融过度,而我们却是金融不足。我承认我们的金融不足,那为什么还要反对这样说法?我反对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句话里包含了“继续向西方金融学习,继续按照西方的模式加大中国的进入深度”的意思。我认为,中国要有自己加大金融深度的路径,绝不能向欧美那样为金融而金融,脱离实体经济现实需求。

也就是说,中国的金融创新和欧美的金融创新有着本质的区别。欧美金融创新的核心是金融自身服务,但中国金融创新的核心是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是中国与欧美经济结构和经济环境所决定的。如果我们不能依据自身的经济特征去搞金融创新,而是把盲目模仿欧美的金融创新,那势必导致中国的金融过度,而所有人都浮躁地最求大钱、快钱,势必使中国的实业精神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实际上,我们过去已经看到了这样不妙的态势。比如,珠三角、长三角大量实业家已经远离实业,抑制实业资本变成金融资本。这是郭树清所言“两多两难”问题――即中小企业多,融资难;民间资本多,投资难――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小企业的实业生产所能获得的收益,根本无法满足民间资本欲望的胃口,融资价格谈不拢,自然会导致这个“两多两难”问题。

为什么民间资本胃口好大?就因为市场上存在比向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更好的收益。比如,他们如果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去做空股指期货的收益,那将远远大于向中小企业提供融资的收益。所以,金融赚钱越高效,一个民族的实业精神越完蛋。这恐怕也使郭树清为什么说:“两多两难”是我们民族面临的一个挑战。

Tag:

Baidu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