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天津 > 文化 > 北京怀柔发现明代古砖窑

北京怀柔发现明代古砖窑

2012-08-18 11:06 天津网 作者: 天命归我 点击:加载中..

怀柔一位女村民本想赶在雨季来临之前修葺房屋,谁知道一锹下去,竟让地下一座尘封了数百年的长城古砖窑重见天日。在怀柔田仙峪村,有几十个明代长城砖窑,这里烧制的长城砖大部分用在慕田峪至箭扣一带的长城修建中。田仙峪村明代古砖窑遗址的发现,对研究怀柔古长城的建设历史及其建筑材料具有历史意义和科学价值。

  在怀柔区61.5公里的长城沿途中,有18.7公里途经渤海镇。在渤海镇20个行政村中,又有7个村位于长城脚下,其中田仙峪村就有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明代长城砖窑。日前,村里一位农妇计划修缮家中房屋时,意外发现了一座尘封的古砖窑。

家中修房铲锹土发现尘封古砖窑

杜桂红是怀柔区渤海镇田仙峪村一家民俗户的女主人,她家屋后,每逢下雨都会出现泥土向下坍塌现象,今年雨季到来前,全家人坐在一起合计,准备将自家房后的黄土坡削平,挖地基重新加固。2012年5月的一天,杜桂红一锹下去,传来轰隆一声,没想到,一座尘封的古砖窑重见天日。

“当时就看到两个大洞,马上就停工了。这会不会是村里老人常说的砖窑口?”顺着杜桂红手指方向望去,是一处黄土坡,距离她家后山墙大概10米。走到近处一看,坡面上赫然露着两个不规则的大洞,之间相隔有四五米远。闻讯赶到的文物专家确认,“这两个洞一个是进料孔、一个是出砖孔。长城烧砖很讲究,类似流水线生产,从哪个洞送进原料、从哪个洞运出成品砖都有严格规定。杜桂红说,当时从洞口挖出的残砖将近80块左右,其形状与现存的明长城砖相同。砖多已残破,仅有两块比较完整,为了防止被偷走,杜桂红特意将两块砖藏在后院两口闲置的水缸下面。

昔日挖出长城砖曾被村民垒坝阶

在田仙峪村的山野丘陵地带,有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明代长城砖窑。村里76岁的邵亮老人记得,小时候曾在村里的山野坡脚看见不少轮廓可辨的明代长城砖窑,他还钻进去玩过捉迷藏。其中的大窑高约4米,小窑高约3米。其直径3米、2米不等。大窑一次可烧制3000块长城砖,小窑一次可烧制2000块长城砖。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在“平整土地大会战”时,就有村民挖出了不少与长城砖一个模样的砖头,有的被村民运回家里,其中一些碎砖头就地取材,垒了坝阶。位于村东南的上桃园,有一片涝洼地就叫“窑坑”。原来这里是一片高岗黄土地,因为开窑取土烧砖,渐渐地变成了现在的洼地,也就得名“窑坑”。

雄关要冲墙体牢青砖来自田仙峪

据文献记载:慕田峪、箭扣一带的长城是明初朱元璋手下大将徐达在北齐长城遗址上督建而成的。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建“慕田峪关”。隆庆三年(公元1569年),谭伦、戚继光镇守京边时,又在明初长城的基础上加以修缮。由此可以断定,田仙峪砖窑所烧制的长城青砖应该大部分用在了慕田峪至箭扣一带的长城修缮上。

当时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修复这一代长城呢?文献记载:慕田峪、箭扣一带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就是拱卫北京的军事要冲,被称为“危岭雄关”。此段长城西接昌平居庸关,东连密云古北口,被称为拱卫京师、皇陵的北方屏障。历史上,在此曾发生过多次战事,明代嘉靖二十七年,慕田峪长城经常受外敌侵扰,为加强慕田峪至田仙峪一带长城的防守力量,当时曾将渤海所营城迁至于长城脚下的辛营村。

今天我们看到的慕田峪长城和田仙峪长城多建在外侧陡峭的崖边,依山就势,以险制厄。墙体高七八米,墙顶宽四五米,建筑材料多以花岗条石为主,雄伟坚固,且墙顶两侧都建有矮墙垛口,可两面拒敌,外侧还挖掘有挡马坑,防御功能非常完善,这些精湛之作的长城青砖就来自田仙峪的古砖窑。

砖坯入窑闭门烧继续淋水变青色

据了解,砖窑由窑门(火道、进风口)、窑室(火膛、窑床、烟孔、烟囱、窑身、窑壁和窑口)、工作面三部分组成。窑门为半圆形,由青砖砌成,窑室窑口近似圆形,工作面位于窑室前部。一般地处向阳黄土坡地,与修长城的工地相距不远,附近有水源,周围有茂密森林,燃料充分。且砖窑沿坡台地周围依地势而建,在靠近台地边缘处建窑室,借台地断崖修建窑门、火道,其建筑既科学、又节约原材料。

长城青砖是怎样烧制而成的呢?据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期慕田峪长城修缮时曾当过窑头的王永明老人介绍:窑工首先要把做好的砖坯放入砖窑,然后封闭砖窑,接下来开始烧制,若用柴烧,一般要烧四天,要是用煤烧需要五天时间。另外,烧窑的过程中还要逐个堵住不同方向的烟道,直至每个烟道的顶部呈现出红色。最后,窑工还要从窑顶淋水,使满窑的砖从红色慢慢变成青色。

修筑长城工程大修建窑群易取材

从众多明代砖窑建在田仙峪村这一现象,可以发现:当年这里拥有烧砖所具备的黄土、木柴、水等自然条件,因而便于就地取材,提高效率;同时说明当年周边长城建设工程相当浩大,必须要修建窑群;怀柔文物部门普查文物时,发现了不少刻有年代和驻军营别的城砖。如“万历五年石塘营造”,“万历五年宁夏营造”,“河间营造”,“沈阳营右部二劈面春防营造”等等。如果哪个单位生产的砖出了问题,顺藤摸瓜就能找到责任人,可见当时管理之严格。

著名长城专家、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明长城砖窑群的出土,是长城考古的重大发现,它对研究古长城的建设及其建筑材料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科学价值。据悉:明长城砖窑群早在2003年就已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田仙峪村明代古砖窑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怀柔境内长城沿线在这一领域的空白,对研究怀柔一线古长城的建设历史及其建筑材料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和厚重的科学价值,同时对研究怀柔古代造砖技术的发展也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楚风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