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天津 > 文化 > 与伊醉笑三千场 不诉离殇

与伊醉笑三千场 不诉离殇

2012-09-26 17:02 天津热线 作者: 天命归我 点击:加载中..

突然想起,已是那么多年,时光荏苒,花开花谢,还记得多少儿时的童真。曾经是如此的希望,快速的长大,是你给的期望,是你给的悲伤,想当年,雪花飘落,伊转身,岁月如恒!

看得见的是永不再见;以后,听得见的是永不再现;樱花倾城,总会黄昏。总在刹那间,思念如月如今,华冰冷而没有伤痕,最喜欢,菩提树上的樱花,有菩提的与世无争,有樱花的清丽典雅。春季是一个多情的季节,春季是一个紊乱的季节,春季是一个温馨的约会。今天,破天荒的小小的淋了一把雨,我知道,我终于把这春天的凄婉给一分一秒的淡出我的世界,春天,伊倾城,春季,尔无伤。

偶尔想起,与伊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总会浮现,风花穷碧落,玉凤临云崖;是谁盗走了青春的芳香,让我们学会遗忘。听说,每个鬼才都是:不疯魔,不成活。在安徒生的童话里,是谁会把谁遗忘,我相信,在马尔代夫的港湾,没有哀怨,没有彷徨。还是那么的落寞,仿佛我就改不了这人性的罪。也许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早晨,在巴黎,观看日升日落。很喜爱三毛那句:我每想你一次,天空飘落一粒沙,从此便形成了撒哈拉。或许徐志摩也是落寞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多么唯美,如此永远。

还记得初二那一年,写下第一首诗,自己是如此的快乐,只记得现在,人生好像在挣扎,在南昌这座没有归属感的城市里学会,学会像一朵烟花,还没绽放,只留下转瞬即逝的背影,唯美而婀娜。我是心门上了锁的一扇窗,谁还记得,我那他乡的兄弟,在奋斗还是在叹息,最平凡的才是最风花雪月的繁华。也许,我该站在樱花树下,为伊弹奏一曲《轮回》;也许,我该躺在樱花树上,为伊吟唱一首《水调歌头》;或许,是伊在樱花树下,倾诉那一抹淡淡的挣扎。

这季节,正是做梦的年华。到底是我们长大了还是这季节老了?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答案。

在剩余的路途,我期望,会有那么一天,忘了这所谓的繁华,在那海边,唱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情花’……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