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公益信息 > 两个小女孩撑起天快塌下来的家

两个小女孩撑起天快塌下来的家

2012-10-27 11:44 天津热线 作者: 小琴 点击:加载中..

乡亲们口口称道的这对妹:大的叫蜜蜂,11岁;小的叫金花,10岁。她们所在的村,是我省新蔡县化庄乡潘庄村的东王庄,与安徽省临泉县宋集镇的小焦庄地头搭地头,庄挨庄。

14日上午,记者来到这个小村庄。

“塌灶屋的那一户,就是她们家。”在村民的引领下,记者走近,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3间土坯瓦房,房顶多处凹陷;阳光从瓦缝间隙处射进屋子,将空荡荡的屋内照亮。门前的那间土坯墙灶屋,早已落地坍塌。一男子见来了人,扒着塌墙,十分艰难地站起。

村民在一旁急忙“补白”:他叫王金富,62岁,以前在桂林漓江打工。今年年初,突发脑梗塞,右半身全瘫痪了。他老婆精神病很严重,给金富生了4个娃。

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儿,抱着一个更加瘦弱的小男婴走了出来。从屋内走到院子里,小女孩不住地气喘。“这俩娃儿都有很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

一对妹,洗了53件脏衣物

村前的水塘,两个小女孩正蹲着身子用力搓洗衣服、被单和小弟弟的屎尿布。一圈圈涟漪荡漾开去,水里的鸭子不时拍几下翅膀,“嘎嘎”叫上几声,水塘里充满了生机。

两个洗衣服的小女孩,个儿稍微低一些儿的是姐姐蜜蜂。记者蹲下身问话,妹妹金花很活泼,问话抢着答,不问自己找话茬。

“你瞧,那两只大的,是俺家的,是蜜蜂春天在集市上买的,已开始下蛋一个多月了。”金花抬手指了指水中两只正在戏水的鸭子说:一天一个蛋,两只鸭轮流下,蜜蜂每天早上给弟弟炖一个(蛋),让他补身体。

中午回到家,金花生火、烧火,蜜蜂洗菜、切菜、下面条。做好饭后,蜜蜂第一碗盛给爸爸,第二碗端给妈妈,然后抱哄最小的弟弟建伟。待家里人都吃罢了饭,她才把小弟弟递给金花,自己开始动筷子。

“你家的锅台咋在院子里盘着?”记者问,蜜蜂说:每隔七八天,妈妈“犯”一次病,一犯病就撕衣服,摔碗砸锅。“这个锅是今年第六个。”

午饭后还不到一点钟,蜜蜂和金花又去塘边洗衣服去了。下午两点多钟,终于洗完了,搭满了其门前杨树间扯的长长绳子。

记者逐件点数,大小衣服、被单和屎尿布,一共53件。

为了照料家,蜜蜂上学“半日制”

因一天不停地忙碌,太阳刚落,蜜蜂和金花就开始打哈欠。苦撑着烧了一锅热水,给爸爸、妈妈和6岁的妹妹洗罢脚,金花倒床就进入了梦乡。

哈欠连连的蜜蜂,帮爸爸脱衣后,搂着8个月大的弟弟,待弟弟合上眼,她才关灯。

第二天,天刚亮,记者再次赶到她们家。金花正在烧火做饭,蜜蜂在给爸爸穿衣服。

上午9点多,记者来到潘庄小学,见蜜蜂和金花在同一个教室上课。

“蜜蜂上学是‘半日制’,因家里的一大摊子需要她照料。”校长王保民说:蜜蜂的妹妹金花也很懂事;自从蜜蜂“半日制”上学起,金花给学校要求,跳级跟姐姐一个班。“学校懂得金花的心思,为的是回到家,能给下午不上课的姐姐补课。”

课间,记者再次与蜜蜂、金花妹交谈。她俩说:最大的愿望是快一点长大;长大了,就有力气了,就能种地了,就能修漏雨的堂屋了,就能盖塌掉的厨房了。

“这俩妹每天放学后都是跑着回家,因为一家人都在等着她们。”王校长感慨:“她俩撑起了天要快塌下来的家。”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