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生活 > 话剧 > 韩寒小说《光荣日》被改变成话剧 用荒诞来讽刺

韩寒小说《光荣日》被改变成话剧 用荒诞来讽刺

2012-12-03 16:51 天津热线 作者: 小辉 点击:加载中..

第一次改编韩寒的作品,编剧喻荣军坦言,之前对韩寒的作品,尤其是小说了解很少,完全没有读过,但他的杂文看过一些。我喜欢韩寒与这个时代的互动很紧密。直到后来,因为两个制作人找我改韩寒的小说,才详细地读过他的《长安乱》和《光荣日》。谈及对作品的感受,喻荣军说,“两部小说给我的感觉都是比较松散、随意,信手拈来,但是语言幽默、生动,接地气,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思考,尤其是《光荣日》,作者完全是跟着自己的感觉来写,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结构,有许多地方作者也不在意它是如何发生与发展。相比较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光荣日》,它几乎就写了一个长篇小说的开头。故事刚展开,就结束了。”

韩寒原著小说《光荣日》出版于2007年,并于2009年再版,这本小说继承了韩寒作品一贯的叛逆、幽默。和以前的作品相比,故事和人物冲突都比较集中,而不像以往作品那样分散,是他在写作风格上的又一次创新和突破。对于《光荣日》这本书的书名,韩寒表示书名与内容其实没有太大关系,只是自己喜欢的一个符号。

在小说中,一切看似都荒诞不经。韩寒说自己用了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框架,却写了现实的事情。小说中讲了七个男孩子大学毕业后到边远的小学支教。他们中的精神领袖大麦是个男人崇拜、女人爱慕的小伙子,在大学毕业之后带领着同学王智、米旗、娄梯与和平来到一个以前叫凤凰、现在称孔雀的小镇,在其郊远的一所小学里支教。在上课的同时,他们研究炸药、盖房种菜,一群看似不正常的人建立了一个离奇世界。而他们来这里的根本目的还是要发现“光荣日”的存在,阻止“光荣日”的发生……

从接手剧本到着手改编,喻荣军整整想了半年没有动笔,但这期间,他一直在读韩寒的杂文以及关注他与方舟子的论战,喻荣军说,“改编剧本有许多种做法,我一直喜欢从原作当中找到我能够表达的东西才去动笔,而韩寒的小说几乎不会给我限制,所以,我一方面觉得创作的空间很大,这也激发起我的创作冲动,但另一方面我一直没找到突破口。说实话,我对把韩寒本人或是他的杂文改成话剧的兴趣比他的小说兴趣更大。”

执导《光荣日》的导演周小倩已经是第四次和喻荣军合作。从之前《钢的琴》浓浓的年代情怀直接进入到《光荣日》的荒诞戏谑之中,这个主创班底的风格跳跃大得惊人,但周小倩却认为“乌托邦”是两部戏精神内涵的相同关键词:“在《钢的琴》里,男人们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用锲而不舍的坚强意志构建了一个乌托邦,《光荣日》里几个逃离城市的年轻人也用自己的个性和行动精神构建了另一个乌托邦。只是前者基于人们对年代的回忆,后者基于人们无法实现的想象,更荒诞,也更有讽刺意味。”

在周小倩看来,《光荣日》是她觉得喻荣军近期写的最好的一个剧本。而擅长于温情风格的她,在这个荒诞戏谑风格的剧本面前,也尝试了一些具有游戏感的舞台手段。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全剧运用了大大小小各种人偶,在一些场景中,甚至有一满墙的人偶。这些人偶面目不清,模糊不清,却像是孩子般大小,从故事的一开始它们就在不同的地方出现舞台上,所有的故事都是在它们的注视下发生的。对于这种意像,主创解释说,现在的我们都是在我们过去的关照与注视下活着的,那我们的未来呢?

此外,还会有一只特立独行的狗,两头明白事理的猪,它们有时在剧中,有时在戏外,却始终与剧中的人们关系密切,这些意像残酷的、冰冷甚至无情,却是真实的。剧中一共有20多个角色,但却只有9个演员,除了贾景晖主演的大麦,其余演员都要分别扮演各种不同的角色。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