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天津 > 天津24小时 > 详解王宝泉回归后天津女排的进攻体系

详解王宝泉回归后天津女排的进攻体系

2013-01-28 15:42 天津热线 作者: 天命归我 点击:加载中..

几乎人人都感觉王宝泉重新执教后,天津女排变了。这些变化中有些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比如核心队员陈丽怡状态的回归和技术的提高、年轻队员李莹心态的成熟和技术的提高,以及超级无敌排球美少女王家敏的出现,等等,这些反应到队伍成绩上就是去年联赛是最后一轮才勉强挤进四强,而今年联赛提前三轮以积分榜首位杀入四强。另外一些变化是无形的,比如说球队的气势方面,好像王宝泉回归后天津女排以往八冠王的霸气又回来了;再比如说球队的技战术方面,与去年相比,天津女排的进攻变得快速了,丰富了,全面了。下面就天津女排的战术体系方面谈谈我的理解。

众所周知,天津女排是传统的亚洲女排快速多变的进攻体系,强调副攻和接应2,3号位的变化和配合。但十年以来,天津女排的进攻体系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当时队里队员的能力和特点,合理的设计和分配。比如,第一个三连冠时期,张萍的后攻就是天津女排战术体系里很犀利的一个武器,而现在张萍这样能打后攻的副攻没有了,而强力主攻陈丽怡的后攻又被充分利用了起来。

谈天津女排的进攻体系,要先从站位说起

从1号位到6号位逆时针数,顺序是二传-主攻-副攻-接应-主攻-副攻,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二主副”站位。靠近二传手的主攻和副攻分别要打两轮前排两点攻轮次,俗称“大主攻”和“大副攻”,靠近接应二传的就是“小主攻”和“小副攻”。这种通俗的“大小”的说法也意味着大主攻和大副攻所承担的进攻任务相对繁重一些,通常是队中进攻实力更强的队员。比如国家女排王一梅永远是大主攻,而以前的李娟现在的惠若琪是小主攻;而在天津队,以前李娟是大主攻殷娜是小主攻;再比如现在张晓婷是大副攻,而王家敏是小副攻,等等。然而,现在的天津女排,殷娜成了大主攻,陈丽怡是小主攻。这和两年前完全不同,当时陈丽怡是大主攻,而李娟是小主攻。陈丽怡是公认的这些年天津女排最强力的主攻,而殷娜的强攻(单单论强攻)实力不如陈丽怡。那么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呢?
因为王宝泉已经把陈丽怡的后排攻作为一种基本进攻手段,纳入了天津女排的整体进攻战术体系。

天津女排里有两个队员能打后排攻,陈丽怡和李莹。后攻要求利用攻手冲起来,身体形成反弓形,利用腰腹的力量把整个身体的速度和冲量集中到球上。殷娜的进攻特色是靠手臂的力量和手腕的变化,打点打线,所以不适合打后攻。(惠若琪的特色也类似,所以后排攻威胁也不大。)经常听有些排球解说说什么国内攻手后攻点低,只能擦着网过,不能超手,好像国外攻手后攻都能够超手似的。其实后排攻并不要求过网高度,更多强调的是力量和速度。
陈丽怡今年后排攻速度威力提高了很多,与二传的配合也日渐娴熟。为了利用上她的后攻,就应该尽量在前排两点攻的轮次让陈丽怡在后排。这就是为什么王宝泉在阵型上陈丽怡打小主攻的原因,这样以来她就有两个两点攻轮次可以打后攻,分别是第5轮陈丽怡发球轮和第6轮张晓婷发球轮。其中北京主场对天津的比赛,第二局最后一分就是防反中陈丽怡的6号位后攻得分。

同时为了在一次攻时就发挥她的后攻,在这两个轮次虽然陈丽怡是后排,但并不接一传,而是准备后攻。陈丽怡这两轮不接一传不是因为她一传不好,是战术需要。(天津队王茜和殷娜接6轮,李莹4轮,陈丽怡2轮)。这样陈丽怡可以在第5轮时从1号位,在第6轮时在6号位发起后攻,天津女排在这两个两点攻轮次随时有前排殷娜和副攻,以及后排陈丽怡的后攻三个进攻点,也就是变两点为三点,变弱轮为强轮。(至于最后一个两点攻轮次,前排是陈丽怡和张晓婷,也是两个最强的攻击点。) 李莹也有后攻能力,不如陈丽怡,但对方不防备也会吃亏。

一般来说,三个三点攻轮次是强轮,三个两点攻轮次。那么,经过将陈丽怡放在小主攻位置的调整后,天津女排的强弱轮形式如何。为了便于分析和理解,可以把每个球员的进攻能力进行量化,比如假定陈丽怡前排的进攻能力为10,那么殷娜前排就为9,大副攻张晓婷为8,接应李莹在前排为7,美少女王家敏为6,等等。那么陈丽怡后排为4,李莹在后排为3,魏秋月前排偷个二次球,设为1。这样就可以把每个轮次天津女排整体进攻能力进行量化。

图中显示,天津女排没有明显的强弱轮区别,或者说强弱轮的差别被陈丽怡后攻弥补了,而不像北京女排那样,有刘晓彤-薛明-曾春雷在前排的巨强轮,也有张歌-乔婷-韩旭的巨弱轮,(当然北京刘晓彤和曾春雷的后攻也很强,但是无论如何后攻威力还是不如前排)。这样天津女排从进攻体系上就趋于完善,对方就非常难以找到我们的弱点,就像郎平所说的,天津队太全面了,所以必须在比赛中保持耐心。

关于天津队的后攻,还要补充一下。和过去相比,陈丽怡的后攻速度明显加快了,这个速度不单指球速,而是指球从魏秋月手里传出,到陈丽怡扣球,再到球过球网这段时间的长度。这个时间越短,对方越难以并拢形成双人或三人拦网。面对单人拦网,陈丽怡就可以利用网宽,避开拦网手,形成突破。要做到这点,二传就应该尽量将球传的近网,传距到1.5-2米的位置,而且不要传高球,传到攻手的扣球高度就可以;攻手要提前移动,让身体已经跃起来,做好扣球准备,等待球到达最高点时扣球。很明显,这种后排攻需要二传和攻手的精密配合,传球和扣球时机要丝毫不差,和前排的快攻一样,这种后攻是一种战术球。

今年陈丽怡后攻进步很快,是和与魏秋月的默契配合分不开的。可以看到,陈丽怡的后攻几乎都是面对单人(即使被拦死也是单人拦网),而不像北京队的后攻经常面对两三人。也就是说,天津队不把后攻作为调整攻的选项,而只是一种战术攻,这就和强力接应的打法有了本质区别。即使这样,陈丽怡的后攻数量比以往的天津女排大大提高,平均每局都有至少5-6个机会,这就是说后攻已经成为天津女排战术体系里的一个有机成分,而不是和以前一样是可有可无锦上添花的了。

世界女排后攻打得最好的,应该是巴西的谢拉了,她的后攻不是最高的也不是最强力的,而是最快的,很多时候是二传球刚出手,球就已经扣过网了。而且谢拉身体的惯性非常大,扣球完毕几乎快要冲到对方场地去了。陈丽怡和世界最好的攻手相比,后攻技术还差别很大,但是她有力量,有速度,有腰腹力量,有打好后攻的必要条件。

王宝泉对陈丽怡后攻的运用不是今年才开始的,自从陈丽怡第一年打联赛09-10赛季就开始了,比如那年总决赛第二场第一局的局点,就是前排三点攻时陈丽怡6号位的后攻。

从今年开始,陈丽怡后攻的数量、质量和速度都有明显的跃升,这如果不是王宝泉专门对她和魏秋月进行部署,指导和长期配合,是不可能的。王宝泉接受采访说,他向日本女排泰国女排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并不是虚言,将后攻引入战术体系就是日本和泰国女排强于中国女排的地方。

这个奥运周期日本泰国屡屡战胜中国女排,技术上靠的就是两点,后排攻和副攻掩护的平拉开。而国内女排很少有这么打的,所以我们的拦防就没有经验,也没有针对性。中国女排传统的快变是指副攻和接应23号位的配合,比如双快、双背飞,交叉,梯次等等,这些战术都是利用位置和时间变化,副攻和接应2打1的配合,天津女排仍然能打出来,就是因为李莹这个跑动型接应。国内强队里像李珊周苏红那样的接应越来越少了,恒大花蝴蝶北京曾春雷江苏陆倩和浙江邱亚男都是强力接应打法,主要是定点攻,不跑战术,八一队的左婷是保姆型,只有上海队的张磊是传统的中国式接应,她也是王宝泉最欣赏的。李珊淡出以后殷娜客串了一下接应,李娟也替补过,但她们都没法打出和副攻的配合,只能打2号位定点,这不是天津女排的传统。李莹是李珊的接班人,她的水平和发挥对天津女排至关重要。看看今年对联赛强队的交手记录,输的三场球中有两场李莹只得到5分。也就是说,不管是她的状态不好还是对方的限制得厉害,只要李莹没发挥出来,天津女排就很困难。为什么这样?

有这样一句话很有道理,“打好一攻可以不输球,赢球要靠防反”。这句话似乎不通,不输球不就是赢球吗?一攻得分也是1分防反得分也是1分,有什么区别?

排球是发球每球得分制,经常看到两支球队你一分我一分,比分交替上升,这就说明每个队都拿到了自己的一攻。如果球队能保证自己的一攻成功率,那比分就不会被对方超过,立于不败之地。但如果要赢下比赛,和对方拉开分差,就必须拼发球破坏对方一攻,然后靠抓防反得分。因此,王宝泉比赛前每每强调的战术没有别的,都是保证一传(一攻),拼发球,抓防反,也是这个道理。下面是王宝泉的原话:

王宝泉还聊了一点自己对于排球整体战术的想法:“我感觉今后排球的发展就是在发球和接发球上,发球冲击破坏对方进攻,一传是队伍中的命根子,没有一传在战术体系上就体现不出来效果,队伍也就会慌乱,今天的比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李莹作为跑动接应是天津女排快变战术的核心,她的得分主要在前排和副攻的配合掩护。她如果被抑制住了就必然导致副攻的进攻也被抑制,也就意味着天津队的一攻成功率没法保证,主攻线的压力就必然增大,造成的结果是两个主攻虽然得了很多分,但比赛还是输了。

因此,要想战胜天津就必须限制李莹。比如恒大和北京两支实力相当的球队,连续两场比赛对天津一胜一败,李莹一次得分最低,一次得分最高,就是鲜明对比。李莹发挥如何并不单单是自身状态好坏,对方对你的研究和拦防更为关键。对北京的比赛,李莹有多少次2号位空网的机会,这不是因为魏秋月传球有多么神奇,根本是北京准备不足。蔡斌暂停还好意思问队员“两点攻三点攻”的问题,你自己认为“这样的队还是好打”,没有给队员进行针对性安排才是关键吧。相反,面对恒大队魏秋月就传不出这样的空网球了,恒大用联赛拦网最好的主攻手科斯塔格兰德盯死了你的李莹。

李莹今年成熟了许多,主要还是心态上的,也就是真正把自己当成天津女排的主力队员,敢放开手脚充分发挥了。我个人认为,看一个攻手能不能成为天津女排主力,关键是看她能不能成为比赛的得分王。魏秋月分配球非常平均,经常是五人上双,说明她根据自己攻手的状态,充分调动每个人。如果你能经常成为天津队的得分王,就说明你在进攻上不是全队的短板,可以得到二传的信任。以往的陈丽怡、张晓婷,都经常是全队的得分王(相反孙铭建好像没有过)。李莹以往也有得分王的时候,但今年比赛次数特别多,特别突出,说明她已经突破瓶颈,已经成为二传和全队可以信赖的核心球员了。

其实陈丽怡小主,殷娜大主的打法从10-11赛季就尝试过,当时前半程一直是这么打的,只不过是第二循环殷娜状态回落,才临时又换了回来,让陈丽怡重新回到大主攻位,关于让殷娜大主,陈丽怡小主的原因,后攻我觉得只是其中之一。其实本质上是理顺了天津女排一直以来有一点点混乱的“均衡”思维。这个体系,正是如同03-04年的中国女排,我们对照一下就发现,陈丽怡充当的是杨昊的位置。这个体系的思维正是: 两点渡轮,三点抢分。

下一个能够取得得分王,成为主力的就是超级无敌美少女王佳敏了。赛前没有人能想到王佳敏的横空出世,毕竟,从青年队上来,没有跟队打过联赛,连大奖赛和锦标赛都没打过就直接当主力的,自从王宝泉上任以来就没有过。(殷娜05年打主力,可是03年就进队了;王宁也是跟了联赛快一年。)虽然大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但从联赛的进程来看,在大姐姐魏秋月的呵护下,王佳敏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进步非常迅速,俨然一个小“霍晶”又诞生了。

身高都是187,都是17岁参加联赛,又都是大美女,王佳敏和霍晶真有好多相似的地方。动作轻盈,作风泼辣,她们打球的风格也颇为相似。霍晶入队时是顶级二传大姐姐丁红莹带着,王佳敏现在是又一个顶级二传魏秋月带着,(俩人好像还在一个宿舍),可以看出王宝泉的苦心安排。看新闻中说王宝泉经常训她,给她开小灶,这就说明王宝泉非常看好王佳敏,就像当年陈丽怡惠若琪一样,越批评球长得越快。王宝泉看好王佳敏因为她非常有发展潜力,而且一旦成熟后王佳敏的技术特点会让天津女排的战术体系有质的提升。怎么说呢?

王佳敏的进攻非常全面,2号位和3号位都很出色,而不像大多数副攻一样一招鲜。她的2号位背飞让人看到霍晶的影子,飞得轻盈,又快又高;她的3号位快球又让人想起杨亚楠,下手快下手狠,无论是前快还是后快,球只要过网就很难防守。这样说也许有些夸张,但王佳敏确实好像集中了霍晶和杨亚楠的长处,非常有天赋。她的弹跳不错,拦网动作也很标准,所欠的只是经验;她的后排防守和网前的调整传球也让人意想不到的好,说明她基本功很扎实。和另外两个副攻比起来,王宁个子高一点,但过于纤细;张晓婷速度超一流,但压制力不足。说了这么多她的优点,必须说明一点,我并不是王佳敏的超级粉丝,所以过分吹嘘她,但仅仅17岁刚入球队就展现如此惊人的天赋,真真是一个超级无敌排球美少女呀。

王佳敏横空出世更关键的是对天津女排整体进攻体系的作用。国内副攻大多数是一招鲜,要不是3号位很好,比如薛明和杨舟(多为小副攻),要不是2号位很好,比如马蕴雯和霍晶(多为大副攻),这是因为她们长期打一个位置的结果。杨洁和杨亚楠退役后,天津女排一直缺少一个擅长3号位的小副攻。小副攻打三点攻比较多,需要在3号位进行牵制,和接应和主攻都有配合,因此小副攻需要的技术更加全面。09年时王宝泉把霍晶拉到小副攻的位置,让张晓婷打大副攻。霍晶退役以后,本来以王宁的身高应该多锻炼她3号位的进攻,增加她和主攻的配合,可是我们看到王宁更多的还是2号位背飞。这样单打独斗的进攻虽然也能够得分,但是与整个体系的提升相比就此要多了。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刘晓明带队两年,天津女排的整体技战术水平下降了很多。“一传到位给背飞,一传不到位给主攻”这样非常有国家女排特色的标签也放在了天津女排头上。还有天津女排实力下降,后备人才馈乏等等说法纷纷出现。看看今年联赛,阵容和去年基本一样,就是更加青涩的王佳敏替换了王宁,而成绩、技战术、气势,都不在一个层面。换帅如换刀,王宝泉重掌主帅后的天津女排又展现了八冠王的霸气。天津女排哪里来的实力下降?王宁不能参加联赛,提拔一个王佳敏更为出色,天津女排哪里来的人才馈乏?国内排球一种普遍舆论是,天津女排夺冠光靠着三从一大,练伤球员,光靠着防守出色,打不死爱磨,实际上技战术落后,不国际化,不先进,不潮流,天津女排称霸是中国女排的悲哀,等等。他们的眼光的狭窄和素质的低下那能品评天津女排真正的技术精髓呢,王宝泉对排球技战术的钻研态度和精神是他们理解不了的。即使八冠王了,即使在国内技术最全面了,王宝泉的天津女排还是在吸取世界其他球队的长处,尤其是日本和泰国女排的长处,来改进自己的不足。

前面说过,日本和泰国进攻的特色是靠主攻和接应,前排副攻掩护下的平拉开,后排6号位后攻,副攻主要是掩护和牵制作用。世界冠军巴西队的打法也基本如此,当然她们各个位置都更强。中国传统快变中副攻是一个主要得分点,接应也是跑动型的,这些与日本泰国巴西都不同。但是在保持我们传统打法的同时,能不能吸收这些球队的合理打法呢?前面提到,天津女排已经把后排攻纳入进攻战术体系,那么能不能把副攻掩护下的平拉开也吸收进来呢。我个人认为,完全可以。

其实,就像后攻一样,副攻掩护下的平拉开不是什么新鲜技战术,但是我们运用的频率和效果都很低。巴西日本泰国几乎70%到位球都是平拉开,另外30%是后排攻,而我们几乎70%都是副攻和接应的配合,后排攻几乎很少。而且我们的平拉开副攻掩护也做得不好,无法给主攻手造成一对一进攻机会,这主要是因为缺少擅长3号位突破的副攻,缺少副攻和主攻的配合。日本队和泰国队的副攻实力也不强,但是她们和主攻配合的掩护节奏非常好,最经典的战例就是09年亚锦赛决赛1:3输给泰国,以及11年瑞士赛0:3输给日本,当时中国女排分别是蔡斌带队和俞觉敏带队以杨婕为强力接应的阵容。

平拉开对攻手的要求其实和后排攻差不多,都是强速度,强调扣球力量,而不太要求高度。所以江田幸子和奥努马前后排打的都很好。国内以前平拉开最好的就是杨昊,现在是周媛和翟亭立,她们都是身材不高但速度和力量俱佳。天津队的殷娜和陈丽怡完全有这样的能力。我个人认为,随着王佳敏的成熟,应该培养她和两个主攻的配合,学习日本和泰国,将副攻掩护下的平拉开作为我们主要的一种战术武器。在前排到位的情况下,战术球的分配能达到主攻和副攻/接应各50%,我们的进攻体系就更全面了,对方也更难猜测和防守了。有人可能说,这样主攻进攻的担子更重了,不但要一传不到位时打调整攻,还要在到位时打战术攻。事实上,一传到位时打平拉开有助于提高主攻的自信心和状态,否则好打都让副攻和接应打了,只有调整攻才给主攻打,更加强人所难,而且对方也容易猜测你的战术思路。日本泰国巴西主攻接应包揽80%以上得分是很正常的。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