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企业 > 企业人物 > 宗馥莉:一辈子跟娃哈哈谈恋爱

宗馥莉:一辈子跟娃哈哈谈恋爱

2013-05-30 13:52 人物志 作者: 小雨 点击:加载中..

5月22日,成都新会展中心,市值216亿元的新希望完成了权杖的交接。

刘畅接替父亲刘永好成为新希望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当天股价并没有太大波动,仅下挫1.49%。

“刘永好为女儿的接班做了很多工作,多次跟其他股东和上一届的董事会成员沟通,为了企业稳定,还继续留在董事会担任董事。”一位出席新希望股东大会的私募人士告诉记者,“因此,当董事长和联席董事长人选全票当选后,刘永好连声致谢。”

宗馥莉:一辈子跟娃哈哈谈恋爱

联席董事长,可谓刘永好一次颇为得意的创新性设置,同时,联席董事长陈春花还会兼任CEO,分担总裁陶煦部分职责。

在刘畅、陈春花、陶煦新铁三角取代刘永好、黄代云组合后,新希望接班人之选终于尘埃落定。

随着中国创一代们因年龄问题逐渐淡出管理,国内富二代也面临着是否接班家族企业的难题,不少受过西方式教育、向往自由生活的富二代拒绝接班。

当然,这也是横亘在国内不少私人银行家面前的大难题,“我接触到的很多富二代都表示不愿意接班,创一代绝大多数从事的都是制造业,太枯燥、不够光鲜,需要处理太多关系,还是做金融、搞资本运作比较有成就感。”华南某私人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其所在的私人银行定期为富二代举行相关活动。

“公主”接班拉开序幕

宗馥莉曾公开如是说,“我要一辈子跟娃哈哈谈恋爱。”

子承父业,在中国传统社会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女承父业,则有了更多的例证。

如今,不少富豪都只有独女或者没有男丁,一如中国首富宗庆后、碧桂园杨国强、宗申集团左宗申、新希望刘永好等等。

因此,“公主”接班成为了不二选择。

“公主”刘畅绝对是刘永好手里的掌上明珠,出于对女儿的保护,2002年,刘畅曾化名“李天媚”低调进入新希望集团工作。对于其接班之路,不难发现,刘永好是刻意为之,可以断定,刘永好心目中的接班人就是其独女刘畅。

因此,刘畅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进入新希望集团工作时,她才22岁,那时,她热爱自由,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肯定不是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

刘畅也有过困惑的时期,2004年-2005年,刘畅和朋友开始在成都尝试自己喜欢的服饰生意,那是其最难过的时候,考虑问题的方式更多是能不能“satisfyyourself”(自我满足)。

对于这种困惑,刘畅后来说,“叛逆是因为困惑,以前最困惑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如今33岁的刘畅,经历了十年磨练后,在股东大会上表现出了低调和谦逊,表示要努力工作。显然,她已经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与刘永好的刻意培养一样,碧桂园的杨国强亦是如此,其女儿杨惠妍13岁就开始旁听父亲的董事会会议,这是他从华人首富李嘉诚那里学来的育儿经。

2001年,在碧桂园学校完成所有学业的杨惠妍,前往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读书。2005年大学毕业后,她带着美国顾问团队“空降”碧桂园,并在父亲去美国治病之际,上演了一出精彩的“杯酒释兵权”。

此后,杨惠妍也顺利接过了杨国强70%的碧桂园股权,2006年碧桂园在香港成功上市,杨惠妍也成为了翌年的内地首富。杨惠妍对外一直非常低调,从没接受过媒体采访,2006年秘密完婚。不难想象,这桩婚姻必定是门当户对。

不过,对于中国首富宗庆后的千金宗馥莉来说,却很难找到一个可以与其分庭抗礼的另一半。

宗馥莉曾坦言,她比父亲更强势,更有野心。在工作作风上,宗馥莉也有宗庆后的影子,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基地,最后一个离开,凡事亲力亲为。

醉心于工作的宗馥莉也失去了不少儿女私情的机会,“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因为家里太有钱,担心对方是因为钱才跟自己谈恋爱。”宗馥莉曾公开如是说,“我要一辈子跟娃哈哈谈恋爱。”

1982年出生的宗馥莉,初中毕业即被父亲远送到美国读书。四年后,进入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于2004年归国,其时20出头的宗馥莉就直接参与到娃哈哈集团的管理与决策中去。

外聘职业经理人

至少再看6-8年,有能力就接,没能力就不接,我就用职业经理人来操作。

对于接班与否,更多的是父母之命和社会压力,不少富二代内心都不愿意接班。

宗申集团左宗申的千金左颖曾戏称,“我是不想接都得接的接班人。”

这位从小接受西方教育,个性鲜明,喜欢在微博上晒自己的性感照。她曾表示,自己向往的生活是一边和美国丈夫周游世界,一边玩股票赚钱。

2007年大学毕业后,在左宗申的百般劝说下,左颖回国,加入宗申集团。不过,在公司担任董事长助理仅一年后,左颖便半路出逃,回到了阳光灿烂、景色宜人的迈亚密,其原因便是重庆潮湿阴冷,觉得“在重庆一个冬天也过不了”。

其实,自2000年开始,左宗申就开始进行“内部改革”,欲效仿国外家族企业的传承方式,只继承股权,大量外聘职业经理人,即所有权家族化、经营权社会化。

体力过人、精力过剩的左宗申偶尔也会很忧伤,他曾赌气地说,“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企业卖了。”现在,左颖还没有正式接班左宗申,也没有能力接班,如果未来她最终被父亲说服,愿意接班,她的接班之路将会很坎坷。

而汇源集团朱新礼的公子朱胜华,仅仅在家族企业上班了不到一年,就感到索然无趣,断然改打高尔夫球。朱新礼坦言从来没想过让儿子或女儿去接班,“做企业太苦,不想让孩子遭罪”。

据了解,朱新礼有意培养过女婿高勇。高勇与朱新礼千金朱圣琴结婚后,迅速进入了汇源集团的核心圈子,曾深受朱新礼器重,外界也一度认为他是朱新礼的接班人。不过,在他被汇源内部爆出涉嫌利用汇源的广告业务牟取巨额利润后,慢慢淡出了汇源。

万达集团王健林之子王思聪现为北京普思投资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王健林有意安排王思聪进入万达核心管理层,不过,王思聪如今却醉心电竞,强势进入电子竞技领域并进行整合。

“我的孩子还小,才24岁,能否接班要看他的本事,我至少再看5—8年,他有能力能够被大家接受,他就接班,没有能力不能被大家接受,他就不接班,我就用职业经理人团队操作这个公司,他只是其中一个股东,享有他的资本分配就行了。”王健林坦言。

记者注意到,国内家族企业的传承,一般分为管理权和股权的传承。从上述的例子不难看出,绝大多数创一代都是先转移管理权或者少部分股权,让其担任董事等职务,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是否转移控股权。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