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生活 > 话剧 > 评明星跨界舞台:卸下光环 比的是头脑

评明星跨界舞台:卸下光环 比的是头脑

2013-11-06 16:45 天津热线 作者: 天命归我 点击:加载中..

但凡是在荧屏上火的明星和演员,敢于跨界到舞台上和观众面对面交流挑战的都是好样的,这样的风险,除了收入上的悬殊,更大的来自于直接面对观众的心理压力和实力挑战,并不是每一个明星都愿意赴汤蹈火,其中,有好心态是成功的第一步,葛优在出演话剧《西望长安》时就曾对媒体说:“我演电影要面对上亿观众,演话剧我没压力,因为每场一千多观众,我算了算加上全国各地巡演大不了才在7万观众面前丢人。”但事实上,演电影丢人的演员并不能直接地听到观众反映,而在舞台上丢人,一个喊倒好的就能让明星下不来台。好在葛优是一个成功的范例。

跨界有魅力

这个冬天临近的北京,我们的舞台上就有三位“胆儿大”的明星,即将迎来他们的“舞台秀”,首先是演员刘蓓,不久前她曾回归她京剧的老本行,为恩师李文敏祝贺,唱了一折程派的《锁麟囊》,让新老戏迷惊喜地看到刘蓓的童子功还在,无论是唱功还是扮相都很有彩儿。这一次她将首次登上话剧舞台和陈佩斯演出话剧《阳台》。然后是魔术师刘谦,刘谦从春晚的舞台即将登上保利剧院的舞台,为观众奉献一台魔术晚会,能把魔术节目变成魔术晚会,其实没有几位魔术师做得到。最后是“中国好舌头”华少,即将在赖声川导演监制,丁乃筝导演的话剧《绝不付账》中登场。

跨界并不新鲜,在全世界的演艺界都流行着跨界,但能跨得漂亮却不是容易的事儿。印象最深的跨界是法国大明星朱丽叶特·比诺什曾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一台现代舞。舞台上的比诺什虽然已经40多岁,但她身姿轻盈灵活,一个半小时的演出,她的表演不输专业的舞蹈演员,舞台上她恣意挥洒的汗水,看得出她台下付出的苦功。比诺什完全不需要电影中的台词,就能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和眼神来表达所有的情绪。还有一次2009年,是在长安大戏院斯琴高娃以五十多岁高龄跟随“四小名旦”之一陈永玲学习京剧,并隆重地压轴登台,她这把年纪还能有模有样地在长安大戏院扎靠彩唱,一折《醉酒》唱得如痴如醉,赢得戏迷满堂彩,她们的跨界精彩非凡,显示了对艺术不同门类超高的领悟能力和对自己身体超强的把控能力,不愧为“艺术家”的隆隆声誉。当然还有不少没跨好,跌进阴沟的,就不好一一举例了。

跨界有风险

所以说跨界舞台剧,除了心态,更需要的是实力。很多演员把演影视剧比作“放电”,把演舞台剧当作“充电”,但对于明星来说,这个“充电”漏电的风险很高,因为观众看得更真切,所以来自观众的反馈也更直接。这些年,从荧屏到舞台剧成功跨界的明星不少,从十几年前涉及舞台剧的陈佩斯,除了当好舞台剧演员,他还亲自担任编剧、导演,推出更具个人风格的精品力作,实属难得。最近两年最耀眼的当数登上人艺话剧舞台的陈道明,他在话剧《喜剧的忧伤》中饰演一个苛刻的检察官,去年在人艺演出最后一场谢幕时,陈道明单膝跪地深情一吻,表达了对舞台和话剧观众深深的情谊。希望今年末刘蓓、刘谦和华少能和他们一样耀眼。

人们常常会将影视剧和舞台剧进行对比,很多人会说,相对影视剧来说,舞台剧是“一次性”的艺术,它全程两个多小时,不能够打断也没有人可以为你提词或者给你的表演提示,而影视剧一条不过可以再拍一条。但其实,这也许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舞台是要考验演员全面的表演功力,任何一方面都不能有差池,声音、形体、台词,包括与观众交流的点点细节,如果这些能力你并不确定,那么选择一个有经验的舞台剧导演和搭档是必须的。像葛优的成功少不了娄乃鸣导演的扶持,而陈道明的出彩儿也少不了何冰的帮衬。说到底,卸下荧屏的光环,还是那些比较有头脑的演员们才能赢得方寸舞台,舞台是一个神奇的展示空间,也是展示聪明、头脑风暴、奇思怪想的地方。

刘谦——

“尽情享受魔术乐趣,不要总想揭秘。”

在多年的采访中,看过很多魔术师的表演,并且和很多魔术师做过采访。其中刘谦的魔术不是最神奇的,但不可否认他是最时尚的,口才也是最好的。刘谦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据说,他对下榻的宾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房间里有一台跑步机,保持积极的心态和健康的体型也许是舞台上最基本的要求,更何况在刘谦魔术晚会上他要变的魔术,其中有一个节目他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舞台上飞奔到观众席。为了确保舞台万无一失,刘谦虽然在保利剧院已经不止一次演出过,但在每次正式演出之前,他还是提前几个小时就来到剧场彩排,逐一的检查道具,这些都给工作人员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已经连续几年在央视春晚上演出魔术的刘谦,既收获了名气财气之外其实也有很多的无奈,这主要来自众多网友在每次演出之后都乐此不疲的揭秘,刘谦说:“我感到很无奈啊,我也常常会犹豫还上不上春晚的舞台,因为网友真的会一帧一帧的去看我演出的录像,这是上亿人在网上几遍、几十遍的反复看,但对赵本山的小品和宋祖英的歌曲,他们就不会这样去挖。所以我的压力是巨大的。”

然而对于舞台演出,刘谦抱有无限的乐趣和向往,他一个人主宰着这台晚会,既是表演者,也是所有魔术的发明者,更是这台晚会的导演。虽然在圣诞期间保利剧院的这台演出中,刘谦会带来很多大型魔术,有的让观众啧啧称赞,更多的带来惊奇不可思议,但令人没有想到的可能是这台晚会的结尾。刘谦会用一个近景魔术,就是那种街边常见的,用简单的杯子变小球的小戏法,讲述刘谦童年开始学习魔术的起源,这个小故事让观众在一种温馨的暖意中结束一晚奇妙的演出,更带给观众深深的回味。刘谦说:“这些魔术我把它们呈现在舞台上,开始并不是这样组合的,一开始并没有想到用这个小魔术来结尾,经过三四年来我不停的尝试各种组合,最终决定这样的效果可能是最好的。”

对于来观看这台魔术晚会的观众,刘谦信心满满地说:“我不会让观众失望,这将是一个美妙的夜晚,魔术是要现场见证奇迹的,也只有现场才能感受到乐趣的,魔术会带给观众很多理想和感悟的东西,这些比揭秘魔术本身有乐趣有收获得多。”

华少——

“当主持人这么多年,只被当做快嘴其实蛮尴尬。”

原本在《中国好声音》里“打酱油”念广告词的华少,凭借着一副被调侃为“中国好舌头”,以一秒钟7个字的速度迅速上位抢戏,成就了自己“综艺一哥”的主持人地位。今年,华少开始带领自己的经纪团队,全方位地拓展自己的领域,除了娱乐节目之外,他还自己倒贴钱主持着一档读书的节目,之前还主持着一档美食节目。除了主持本行之外,华少也开始写书、拍电影,年底之前更是要和台湾赖声川表演工作坊合作,和万芳主演话剧《绝不付账》。如此繁忙的工作,华少说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家,每天只睡三个小时,“我是拎着一口箱子走天涯。”

在签约话剧《绝不付账》之前,华少的经纪团队曾劝说他不要接这个工作,因为从排练到演出耗时巨长,华少也为此推掉50场商业活动,华少说:“坦白说我之前确实没有想到那么火,我的经纪团队替我可惜,他们说‘万一明年不火了呢?’我的回答是,那万一演戏火了呢!其实当主持人这么多年,只被当做快嘴其实蛮尴尬。”

在话剧《绝不付账》之前,华少已经和赖声川导演的台湾表演工作坊合作过电影《他和他的两个老婆》,“我第一次见赖声川导演之前,心里很是忐忑,这么大名头的导演吗,结果没想到一见面赖老师是那么平和,我们合作非常愉快,所以在电影快完成的时候,赖老师就跟我聊起这个话剧,这说明我的演出得到赖老师认可了,我非常高兴。不过在这部话剧里,我不会用非常快的语速去说台词,那些已经在电影里面玩过一次了。”

刘蓓——

大青衣舞台气场十足

刘蓓是戏曲演员出身很多观众都知道,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刘蓓还是程派大青衣的坯子,她的恩师李文敏更是一位曾带出张火丁、李海燕等高徒的名师,不久前刘蓓登上长安大戏院的舞台,为恩师李文敏祝贺教学从艺五十周年,登台演出一折《锁麟囊·春秋亭》,获得观众大赞,不少戏迷窃窃私语说:“刘蓓要是没有去演影视剧,在戏曲舞台上也是名角儿了!”刘蓓扮相漂亮,个子高挑,尤其令人意外的是她的唱腔气息很足,程派韵味拿捏非常到位,一段唱下来获得满堂彩。

也许是对舞台有所眷恋,年底刘蓓将首次登上话剧舞台,并和陈佩斯合作一出喜剧《阳台》。在这出话剧里,刘蓓不再是矜持的大青衣,而是扮演一个有点疯癫的处长老婆。对于刘蓓出演这个颠覆她以前形象的角色,也让人颇感意外。陈佩斯说:“就是看上刘蓓身上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特别满不在乎的劲头。”其实,刘蓓出身演艺世家,她的父亲是一位导演,母亲就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老师,所以刘蓓天生不怵舞台,虽然她没有受过专业的话剧表演训练,但也正因此没有那些表演条条框框的束手束脚。在刘蓓演技最为成熟的时期,回归舞台可谓是恰逢其时。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