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热线 > 天津 > 文化 > 传统现代结合的集大成者——画家郝良彬

传统现代结合的集大成者——画家郝良彬

2018-11-14 21:34 作者: 投稿 点击:加载中..

  

 

  【郝良彬艺术简介】

  郝良彬,1954年生于山东菏泽,1980年毕业于济宁师专美术系。后师从中国美院宋忠元先生,中央美术学院田世光先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书画出版社、天津杨柳青画社、湖南美术出版社、农村读物出版社、山东美术出版社、青海人民出版社等出版大型中堂、条屏、挂历等30多套,共发行一百多万张(套)。

  1989年始,到国务院作画,先后为中南海、国管局、钓鱼台国宾馆、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和国务院所管辖的西山、达园、国谊、北戴河等馆所作画百余幅。国家领导人多次用郝良彬作品作为国礼赠送外国政要。其作品受到中外各界人士的青睐,数十件作品被国内外各大博物馆和著名人士收藏。参加国际国内展览五十余次,多次获金奖、银奖。入编国际国内大辞典三十余部。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杨柳青画社等出版社出版专著、画册四十余部。《今日中国》、《人民画报》、《求是》、《中国报道》、《台声》、《光明日报》、《海南日报》、《大众日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先后多次登载其艺术作品和美术理论研究文章。

  2013年被文化部、外交部、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和平之旅优秀艺术家”荣誉称号。

  郝良彬,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艺术创作院研究员,农工党北京市委东方书画研究会理事,中文宣三百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公益总会书画院院长,中国澳门画院艺术顾问,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

  

 

  牡丹以其色、香、姿、韵之美,被人们誉为美满幸福、吉祥如意、富贵繁荣、和平昌盛的象征,而被奉为国花。历代朝野的文人墨客,将它作为抒怀的理想对象。自古至今,以牡丹入诗入画者不乏其人。五代、北宋的黄荃、徐熙、明代的陈淳和徐渭,清代的辉南田、八大山人、赵之谦、虚谷、任伯年、吴昌硕以及近代的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王雪涛等名师大家,都有牡丹画作闻名于世。当代著名花鸟画家郝良彬是田世光大师的得意弟子,精于工笔和写意花鸟。郝良彬对中国书画四十多年的孜孜追求,在继承中外绘画传统与自我变法革新的艰苦轮回中,不断提高自己独特的书画艺术,自成一体,卓然成家。郝良彬尤其继承了中国写意画的传统精髓与艺术特点,以墨求气,以线求骨,以色求韵,以一种当代人的聪明智慧与艺术情怀把传统的花鸟画演绎成一个崭新的艺术世界。

  

 

  在郝良彬的牡丹画中,阔笔纵横,笔墨淋漓,色彩浓艳鲜活,雍容中透出素雅之情趣。华贵中显出朴拙之本色,深受海内外人士的喜爱。笔墨出之于手,实存之于心。正是有着这种赋物象与生命的造型手段,使它达到了一种高雅的意趣神态和生动洒脱、妙造自然的自由境地。郝良彬画牡丹的魅力洋溢于他驾驭笔墨情趣的深厚功力和娴熟的表现技艺,更得益于他对大自然的热爱、多年的细心观察和写生实践。使他笔下的牡丹得之于形,畅达于意,清静神妙而又流光溢彩的生趣。郝良彬的老师田世光,是一位对中国画的精神原理和创作机制有着深刻理解,在中国美术史上颇具影响,名誉海内外的艺术大师。在他的帮助和启导下郝良彬学画先工后写,一步一个脚印的步入了传统的殿堂。如果郝良彬沿着这条继续走下去,无疑也将成为一位饮誉画坛的名家,但却不能成为开创新格的大家。因为作为一个后来者,无论怎样沉溺于传统,醉心于古法,都不过是捡拾前人的牙慧,无法摆脱延续性画家无缘立足于画史的命运。自吴昌硕、齐白石以来,大量拘执于吴齐衣钵的花鸟画家,尽管内中无乏功力深厚和才华横溢者,然而只潘天寿一人独出蹊径,自成一家外,余者多为吴齐巨大身躯所遮蔽,便是一个有力的证明,这是后来者的宿命也是后来者的悲哀。而对于一个后来者更不利的因素是,他们今天所面对的是全面开放的文化语境和无比畅通的信息时代,昔日中国画的精英性质已经越来越泛化为大众参与的文化活动,人本的审美倾向越来越趋于浅表化和直观化,这种由于生活节奏加快和艺术认知能力所造成的视觉化取向,也要求中国画在表现形式上要作出相应的调整。因此,如何推动花鸟画创作实践从传统性到现代性的发展转变,成了每一位有志于花鸟画创作者无法回避的严峻课题。作为一位才情卓越的艺术开拓者,郝良彬不以市场所左右,不畏风险迎难而上,以自己卓有成效地全方位探索,创作出传统与时尚共存的现代中国画作品,交出了一份极为出色的答卷。这在当前中国画坛上是不多见的。

  

 

  研读郝良彬的画作,我们可以发现郝良彬在创作中首先打破了传统题材局限和形色的偏见,将原来文人花鸟画托物言志的人格寓意,位移与充满时代精神的个性化视觉形象,从而与传统的花鸟画在形态上有了深刻变化和巨大发展。

  

 

  重读中国绘画史,由于精神所系,古代画家尤其是文人画家多钟情于山水,对花鸟画偶尔涉足也多局限于梅兰竹菊一类狭隘的题材。这种借助于文学上的“比兴”手法,是一种自设藩篱,阻碍了花鸟画的发展,让绘画走向了形式自律。晚明“青藤白阳”的兴起,虽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这一由传统文化内涵所锁定的题材界限,但在对待形与色的态度上,始终没有真正冲出文人士大夫以一贯之的“重道轻器”的精神牢笼。这种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老庄哲学和魏晋玄学的形态观和色彩观,“不求形似”,“以意为贵”其潜在的疏离大众的优越感和出世精神,显然是与今天艺术活动中的大众化趋势格格不入的。然而一切事物都是按照他本身的规律发展的,人为的风气只能流行一时,而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对于艺术是一个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因素。

  

 

  郝良彬常说:花鸟画一定要追求雅俗共赏。一定要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审美趋向,从而引发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联想,鼓舞人们积极向上的精神。焕发人们幸福浪漫的昂扬诗情以及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从而实现艺术品对人类灵魂的正面塑造。

  

 

  郝良彬认为,花鸟画是一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和情感语言,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人民需要艺术,人民热爱艺术,艺术是人民群众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作为一个艺术家就要把最好的精神产品奉献给人民。画出人民的愿望与理想,画出新社会欣欣向荣,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

  

 

  郝良彬作品一大特点表现在他的色彩方面。他画过油画、水粉画,对色彩有着敏锐的感觉和独到的见解。因此他敢于用色,更善于用色,能准确把握一幅作中色彩的纷繁关系。在郝良彬的作品中不论是洋红、朱砂还是石绿、藤黄的运用全都得心应手,显得丰富而明丽,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当然郝良彬对色彩的运用是“写”,而非“染”“涂”“敷”,努力让颜色本身充满了笔意和变化,色与墨产生了同一性,决不会出现笔触为色彩所遮蔽的问题。因此,郝良彬作品的色彩艳而不俗,鲜中带雅,更展现了花鸟画的种神奇效果。

  

 

  以上所述是郝良彬在形态和色彩方面的特点,而郝良彬作品中更重要的特点,换言之郝良彬对花鸟画发展的重要贡献,则表现他的构图方面。

  

 

  众所周知,在传统的花鸟画中,画家多采用一种疏朗简约的构图,物象不多,即便是陈白阳,徐青藤那样的天才圣手,做长卷也多用不同花木果蔬的拼凑罗列。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是古人崇虚尚简,二是设置构图容易重复紊乱,尤其是写意画,满篇构图吃力不讨好,也每每被画家视为畏途。郝良彬在构图方面最显著的特点是大胆打破了原先花鸟画的构图程式,创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景式构图。这种构图方式,大多不以单株或数株花卉作为致力重点,而以众多花卉的互相烘托,映衬作为构图的重点,从而形成一种生机盎然的整体气势和身临其境的规模效应。

  

 

  现代社会,人们对中国画的欣赏方式已从原来的三五知己案头把玩,逐渐演变为大厅展示供人浏览,原来的那种疏朗而简约的构图方式,缺乏视觉张力,显然不符合现代人的欣赏习惯和审美需求。因此郝良彬在作品中采取这种物象密集的全景式构图方式,从表面上看好像减少了“经营位置”之苦,似乎较为容易,但实际上却是一种高难度的追求。因为这种构图方式不是简单的拼凑、堆砌和重复,而是画家创作过程的精心安排。以郝良彬的作品《春色满乾坤》、《富贵中华》等作品为例。在这些作品中繁多的花卉虽然看似漫不经心、密集成片,只要你稍有留意,便可以发现这些花卉,包括花朵,花枝,花叶皆是“不懈不促,不脱不粘”互相穿插,充满了一种富贵变化的韵律感,不论是虚实、动静,阴阳向背,还是张弛疏密,高低错落,无不妙思生发,涉笔成趣,组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有机整体,可谓分则诸物有致,合则浑然一体,纵横交错,大气磅礴,给人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和巨大的视觉冲击。

  

 

  作为当今中国画继承和发展的一个成功范例,郝良彬的这种立足于传统,然而又充满现代精神和现代气息的绘画风格,即坚持了中国画的文化特质,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现代人艺术欣赏的大众化趋势和视觉化需求,又对花鸟画的创新变法具有非同凡响的创格意义。因此郝良彬花鸟画的这种风格和画法对整个中国画的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和启示,其意义将是十分深远的。

  

 

  郝良彬在中国画坛四十多年的不懈学习探索与创新实践,以及在中国画理论研究和创作领域取得的非凡成就,早已把自己推向国家乃至世界级国画大家的行列!

  节选《素雅华贵 阔笔纵横》文 ︳田溪

  

 

 

Tag:

Baidu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